4009-878-999

怀素:狂来轻世界,醉里得真如,他是最能喝酒的书法家

发布时间:2017-11-27 09:43:24作者:jiahujiu
摘要:他是唐代书法家。 他自幼出家为僧,经禅之暇,爱好书法。 他以“狂草”名世,史称“草圣”。 他与张旭齐名,合称“颠张狂素”。 他的草书,笔法瘦劲,飞动自然,如骤雨旋风,随手万变。 他的书法虽率意颠逸,千变万化,而法度具备。 他与张旭形成唐代书法双峰并峙的局面,也是中国草书史上两座高峰。  他是狂草家怀素。

timg.jpg

前言:

 

近年观之书坛,诸家蜂起。

尤以草书者触目,其怪乱莫是,令人如鲠。

曾穷其究竟,有只知张旭而不知怀素者,

亦有貌似神离者,更有不临帖而自创一格者。

草书者,书法中之极品,

于右任之标准草书尚受非议,遑论其它?

 

唐代时草书发展的鼎盛时期,

草书大家辈出,

尤以张旭、怀素最为知名。

二人皆耽酒清狂,迥异世俗,

世人以“颠张醉素”赞之。

 

怀素时继张旭后又一位杰出的草书大师。

虽然怀素幼而事佛,

从少年的风流清狂到老年的清净孤寂,

六十余年一直以僧人示人。

却未见其佛学上留下宏篇巨著,

倒是他的草书艺术在书法发展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。

 

酒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,在中国自古就有无酒不成席之说,可见酒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关系是多么的密切。

 

在中国历史上,无论是驰骋疆场的武将,还是妙笔生花的才子,大多数人都喜欢酒,闲暇之余也爱喝上两口。但是,从古至今,出家人是禁止饮酒的。

 

但也不能一概而论,也许是酒的醇香对人的嗅觉神经太有吸引力了,一些跳出三界外、不在五行中的出家人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,也常常偷偷的喝上几杯解解馋。为此,有的人因此还丢掉了饭碗。

 

 

 

狂草书法家怀素是湖南人,从小就出家当了和尚。颇好书法。人们很少能够听到他的念佛声。却经常看到他在井里洗墨。既不念经,又污染大家的水源,这样的和尚很快就被开除了。

 

这个和尚从来不坐禅,生性疏放豪宕,不能忍受佛门清规约束。他一辈子都在做这四件事:吃肉、醉酒、云游、草书。

 

张旭的草书和怀素并称“颠张醉素”,张旭的酒鬼级别或许只到了颠的地步,而怀素却已经到了一日九醉的地步。

 

 

 

怀素学书治学的刻苦精神是十分感人的。

 

少时在经禅之暇,就爱好书法,贫穷无纸墨,他为练字种了一万多棵芭蕉,用蕉叶代纸。由于住处触目都是蕉林,因此风趣地把住所称为“绿天庵”。又用漆盘、漆板代纸,勤学精研,盘、板都写穿了,写坏了的笔头也很多,埋在一起,名为“笔冢”。

 

由于怀素长年挥毫,被写秃的笔非常多。怀素将这些秃笔收聚起来,埋于一处,绿天庵内还有一个小石池,是怀素经常洗笔的地方,使用日久,池水都变成了黑色,人们称它为“墨池”。

 

通过勤学苦练,怀素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。

 

 

 

怀素特别喜欢饮酒,常常喝得 酩酊大醉。时人称之为“醉僧”。 就连睡觉,那也是因为喝醉酒才睡的。

 

他性情疏放,锐意草书,却无心修禅,更饮酒吃肉,交结名士,与李白、颜真卿等都有交游。

 

怀素是“每酒酣兴发,遇寺壁、里墙、衣裳、器皿,靡不书之”。如果有人想请他写字,就必须先请他喝上两盅,只要喝出感觉,灵感立马来了,整篇书法就能一气呵成。

 

怀素幼年时在寺院刻苦临帖,自言得“草圣”三昧 (草圣指唐代书法家张旭),后又游历京师长安,阅读了大量书籍,观赏了不少法帖、名碑,结识了很多书法 名家,眼界大为开阔。书艺更加精进。遂以草书驰名天下。

 

 

 

怀素的书法成名以后,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,他开始四处云游,拜访书法名家,如严真卿、邬彤等。通过与这些书法名家的切磋,怀素对书法艺术的悟性又有了从量变到质变的提高,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,终于成为了狂草书法的领军人物。

 

不过随着怀素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和经济条件的不断好转。怀素的酒喝得也越来越勤、酒量也越来越大,时常喝的酩酊大醉,一些平时没有机会得到怀素书法作品的人,见到他醉酒后,就穿上白袍站在他面前冒充屏风,因为人们知道怀素醉酒后有在人家衣服上写字的“毛病”,这样往往能得到怀素的一幅狂草书法作品。

 

醉僧怀素,也和他独特的书法艺术一起载入了中国书画史册。

 

 

 

实惟钟情与她,草书也。草书之美,怎一个美字了得。

 

有人说:“世间有两大擅美尤物,草书与之美女,”最近又加强临摹了怀素《自叙帖》,张芝《冠军帖》,让我又有感慨,何止感慨万千。

 

感慨之余也背诵以记之,亦乐在此间。说什么貂蝉迷人,道甚么西子貌美?在怀素大师的挥毫墨笔之下,显得庸俗了几分,看那字字欲仙,翩翩飞舞,瑶池王母沐鬏而至也不过如此。

 

在草书艺术史上,怀素其人和他的《自叙帖》,从唐代中叶开始,一直为书法爱好者谈论了一千两百多年。

 

 

 

怀素以“狂草”名世。唐代文献中有关怀素的记载甚多。

 

运笔迅速,如骤雨旋风,飞动圆转,随手万变,而法度具备。王公名流也都爱结交这个狂僧。前人评其狂草继承张旭又有新的发展,谓“以狂继颠”,并称“颠张醉素”。对后世影响极大。

 

怀素善以中锋笔纯任气势作大草,如“骤雨旋风,声势满堂”,到“忽然绝叫三五声,满壁纵横千万字”的境界。虽然如是疾速,但怀素却能於通篇飞草之中,极少失误。与众多书家家草法混乱缺漏相比,实在高明得多。是知怀素的狂草,虽率意颠逸,千变万化,终不离魏晋法度。这确实要归功他从极度苦修中得来。怀素传世的书迹较多:计有千字文、清净经、圣母帖、藏真帖、律公帖、脚气帖、自叙帖、苦笋帖、食鱼帖、四十二章经等。

 

就以上怀素作品加以研究,其风格并非全部相同,大到可分为三种: 一是尚未完全摆脱前人作风的:如圣母、食鱼、苦荀、藏真、诸帖,保留晋法甚多,圣母帖且多有颜真卿作风。二是他自成一家本领作风,如清净经、四十二章经、自叙帖(堪称标准的怀素书)。三是循和平澹的书风,如小草千字文,与其狂肆作风,大异其趣,完全换过一番面目,也可说是他过人之处。

 

 

 

自从唐朝以来,有很多诗人写过《怀素草书歌》,这些丰富多彩的“草书歌”,为了解怀素的平生和创作,乃至对整个草书创作都留下了宝贵的材料。

 

最有名的当数李白的《草书歌行》了。

 

开篇说:“少年上人号怀素,草书天下称独步。墨池飞出北溟鱼,笔锋杀尽中山兔。”李白的诗风和怀素的书风一下子契合在一起了,都属于狂放不羁型的。除了肯定怀素草书天下独步,而且“北溟鱼”的比喻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。

 

怀素是佛家,但他的创作精神是属于庄子的。“吾师醉后倚绳床,须臾扫尽数千张。飘风骤雨惊飒飒,落花飞雪何茫茫。起来向壁不停手,一行数字大如斗。恍恍如闻神鬼惊,时时只见龙蛇走。”将怀素醉后、狂若无人的创作状态,描绘得淋漓尽致。怀素和张旭是难以分开的,李白认为:“张颠老死不足数,我师此义不师古。”

 

 

 

侍僧”、“画僧”贯休的《观怀素草书歌》也一开篇便对怀素和张旭进行比较分析:“张颠颠后颠非颠,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。师不谭经不说禅,筋力唯于草书妙。”他觉得怀素之“颠”比张旭还要厉害几分,但他也是和尚,所以没有说到怀素的“酒”和“醉”,他不讳言怀素“不谈经”、“不说禅”,他只充分肯定怀素的草书。

 

同时,他又指出怀素道家精神的一面,那种放逸的仙气,甚至认为他是“星辰降瑞”:“颠狂却恐是神仙,有神助兮人莫及。”“怀素师,怀素师,若不是星辰降瑞,即必是河岳孕灵。”

 

任华的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也认为怀素之“颠”比张旭有过之而无不及:“张老颠,殊不颠于怀素。怀素颠,乃是颠。”也突出了他“仙”和“狂”的一面:“人谓尔从江南来,我谓尔从天上来。”“负颠狂之墨妙,有墨狂之逸才。”

 

 

 

马云奇《怀素师草书歌》把他和二王、钟繇相提并论:“大夸羲献将齐德,功比钟繇也不如。”同时对他的技法进行具体描绘:“含毫势若斩蛟龙,握管还同断犀象。”“一点三峰巨石悬,长画万岁枯松倒。”“壁上飕飕风雨飞,行间屹屹龙蛇动。”

 

朱逵的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也分析了怀素的技法:“怪状崩腾若转蓬,飞丝历乱如回风。长松老死倚云壁,蹙浪相翻惊海鸿。”鲁收《怀素上人草书歌》则云:“有时兴酣发神机,抽毫点墨纵横挥。风声吼烈随手起,龙蛇迸落空壁飞。连拂数行势不绝,藤悬查蹙生奇节。”

 

上面的许多比喻,都是唐人书论所惯用的,但从中也的确点到了怀素的两个重要艺术特点:笔触细瘦、运笔迅捷。

 

 

十一

 

杜甫有饮中八仙歌,其中有一句叫做,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纸如云烟。张旭能列入饮中八仙,那也是了不得的发达酒鬼了,可是张旭的草书和怀素并称“颠张醉素”,也就是说张旭先生的酒鬼级别只到了颠的地步,而怀素已经到了一日九醉的地步。当别人问他们为什么能把书法练到这个境界的时候,张旭答:“用心”。怀素用行动回答了他们。那就是喝酒。

 

怀素领悟了书法的至理,成为狂草的代表人物,也因此在书坛和酒坛名垂千古。据说怀素有个习惯就是喝醉后在别人衣服上写字。于是不少人为了得到他的墨宝,看见他喝酒就穿上白袍站在他面前冒充屏风,往往就得到了他的手书,比现在找明星签名可是方便得多了。

 

 

十二

 

我心目中有书中八贤张芝,钟繇,王羲之,王献之。欧阳询,怀素,颜真卿,文徵明。他们除了书法造诣精湛,品德兼优,历史地位突出,是为吾楷模。吾观草书,犹如让人身临其境。

 

书法不光是多练习,而且要多读书,多思考。多感性,多智慧,多感恩,多内涵。诚然,王羲之《兰亭序》是书法之楷模,但行书的内敛却让我无所适从。怀素《自叙帖》是我的最爱。

 

笔下唯看激电流,字成只畏盘龙走。志在新奇无定则,古瘦漓骊半无墨。醉来信手两三行,醒后却书书不得。心手相师势转奇,诡形怪状翻合宜。人人欲问此中妙,怀素自言初不知。这是唐诗对第一草书激切的赞美与肯定。

 

 

杜甫云: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此言不虚,当我们沉浸在怀素的骤墨之下,其余无颜色矣。

 

书法,是内涵的国度,是自由的国度。心随意动,中国文化博大精深。我们只有不断学习,殚见洽闻。才会豁然心胸。

 


文章来源:贾湖酒业 阅读:22